朱莲花:死生契阔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库图楚

大约世人都希望,与自己喜欢的那人,相遇在风华正茂时,可梁红玉偏偏在最狼狈的状态下,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挚爱。

她从不曾千回百转地思念过一个人,成为营伎后,她就知道自己再没有了相思的资格。

和他相遇前,她是营伎中剑舞得最好的姑娘。对着没有希望的岁月,给那些南征北战的将士们舞剑弹琴,消磨她心底最深的忧伤。

她幼时,父亲常随祖父外出征战,但家中姊妹从不懈怠习武读书,感觉温馨而热闹,亦是幸福的。不久,金兵大举南侵,楚州兵荒马乱,她与家人失散,和大批难民流徙京口,沦落为营伎,以舞剑弹唱为生。

她以为,此生命数如此,她即便是那朵清丽的莲,也只能深陷泥潭中,芳华落尽寂寞摇曳。

却不想,韩世忠走进她的生命中。以至于后来,每每马革裹尸命悬一线之际,她也会万分虔诚地感激着上苍的厚爱。

童贯平定叛乱后,班师回朝,行到京口,召营伎侑酒,她与诸伎入侍,在席间认识了他。他在众多将领大吹大擂的欢呼畅饮中,独自喝着闷酒。

有姐妹看她关注于他,便悄声对她八卦,说,他是军中校尉韩世忠,听说他亲手擒获了叛军首领,但这件功劳却让上司抢去。

长相美好的男子,她是见过很多的。如今家国风雨飘摇之际,有些人只喜欢吟风弄月,诉说远大抱负,但目光中流露的却是犹豫和怯懦。有些人喜欢折几枝梅放在瓶子里,朱莲花图欣赏它们飘逸而寂寞的姿势,远远躲开世事,却一副历经沧桑的样子。

她常鄙夷地冷眼相观,只叹自己生为女儿又沦落风尘,空有一身武艺一腔热血,恨不能如真男儿般上马杀敌,为家国抛头颅洒热血。

而面前的他,虽长相粗励,只一眼,却直击人内心,那一份令人怦然心动的英武之气,那张扬着无畏的伟岸身躯,充满了力量和光芒,让人喜悦且心安。

她知道,每个英雄都是孤独的,其实,绝世而立的佳人也一样,就如此时的他俩,她能感知到独属于他的英雄气场,还有他的寂寞。

她目光灼灼,笑得神采风扬。她暗自揣度,他必是不喜媚俗的女子,便竭尽全力,用刀剑舞出一室的英姿飒爽。

她要让他喜欢上这个暗香浮动的日子,要为他插上思念的羽冀,许给他一场春暖花开的思念。

果然,这个英武的男子,尽管于欢乐场中与她邂逅,但他还是在她含蓄沉郁的琴音中,懂得了她潜藏于心的满腔不甘,于她如虹剑气中,懂得了她胭脂水粉下的与众不同。

抬眸间,与他目光相遇,他脸上突然显露出明媚的欣喜,让她清冷的心田,有了丰盈的温暖。

她焚香抚琴。他安静地坐在屋角,独酌,周身散发的柔情,让她沦陷。她想,这世上,并不是每个人的好,都为人所懂,哪怕只是一抹暖心的笑容,也值得温柔以待。

她立在小轩窗前,看着阶前纤薄的花枝,浮在空中的微尘,还有浅浅淡淡的忧伤,在寂寞的庭院和风徜徉,她在心中叹息复叹息。

隆冬的下午,寒风冷彻。日影斑驳地照进窗棂,羽箭斜斜地插在陶瓷瓶里,老茶的香气溢满角落。

他很有些时日没露过面了,她失望地抚摸着古琴,弹起那首他最喜欢听的《十面埋伏》。一曲终兮不复弹,三尺瑶琴为君故。她满心凄凉,告诉自己,以后的岁月里,断不会再碰这张琴了。

曲终。她推门而出,却见他牵着红马背着弯弓站在院中,雪花安静地飘在他身上。

人世间,最暖的爱意,便是所爱之人许诺的长情相伴啊。她欢呼一声,扑进他的怀抱。

她知道,他是一棵树,终将要为天下苍生遮风挡雨。她虔诚地感激着上苍的垂怜,可以用她挽弓射雁的高超武艺,有机会成为他身边的另一棵树。

依然是旧事新说,从梁红玉与韩世忠的初相遇到两情相悦,写得柔情婉转,将社会动荡中沦为营伎的梁红玉种种心思、心情、志向、抱负,刻画得很到位。

写情感,最难的写出情感中的细枝末节,将那种似是而非的感觉描摹出来,此篇中很好地刻画了梁红玉的初见倾心、爱慕情起、胆怯退缩、两情相悦等多种情感变化,也就很好地刻画出了这两个人物。

朱莲花,甘肃武威人,甘肃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小小说选刊》《小说月刊》《百花园》等报刊,并入选各类年度选本,多次获奖。

金麻雀网刊投稿邮箱:,首次投稿请附简介、照片、微信号,以便联系。自愿投稿,文责自负,本平台不退稿,不采用已被原创保护的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