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年出生的足球球星都有哪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库亚特

随着2019年的到来,广义上也就意味着即将进入传统的猪年。猪作为一种憨态可掬的动物常常以其生动的形象和特有的富态模样为人们所喜爱。那么在足球世界里,又有哪些球员是出生于传统的猪年呢?

王霜:这个被国外球迷封为“中国女梅西”的中国女足核心用一次次精彩的表现征服了球迷和对手。场上的她洒脱,她用自己的实力让整个女足世界震惊,也让中国球迷感到骄傲。

罗宾·范佩西,横刀立马,唯我范大将军!巅峰时期的罗宾·范佩西,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进攻者。荷兰人把射手、内锋以及边锋的三项全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哈坎·苏克,曾经以11秒创造了世界杯最快进球记录到如今因为涉嫌参与武装政变,遭土耳其国家通缉的男人。

安东尼·马夏尔,突破能力出众的他习惯于扯动到左边路拿球并通过高速向前盘带或内切来制造杀机,可谓一把边路利刃。

弗兰克·里贝里,踢球的优点,踢法全面,速度较快,技术细腻,球感娴熟,带球突破能力强。防守过他的后卫一定会告诉你,小心那个“刀疤脸”!

桑托斯•塞尔吉尼奥,左路一条龙的人物,当时作为米兰的边路奇兵,每当打不开局面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总是他。库亚特

莱昂·格雷茨卡,明明可以靠脸的学霸 偏偏就是靠球技,传射俱佳,经常会有禁区外劲射破门,还有一脚任意球功夫,这一切都让人们联想到了前德国队队长巴拉克。

拥有强壮的身体素质,傲人的脚下技术,无论充当后场铁腰,还是中场枢纽,都均有极度出色表现,而且进攻能力超群。

罗伊•基恩,基恩在弗格森的442体系里扮演着球队的灵魂,他喜欢用其凶神恶煞的眼神和对手周旋,也许是自幼练过拳击的原因,基恩在球场上似猛虎下山般凶蛮。

罗马尼奥利,和曾经的传奇后卫内斯塔有很多相似之处,不过他的技术更加细腻,更像是适合现代足球的中后卫。90后足球球星红黑军团复兴的第一块基石,正是这位接过经典的13号球衣的人,这位沿着内斯塔的足迹从罗马城走向米兰城的人。

佩佩,身材高大,却是用脑子踢球的中后卫。有身体但不局限于身体,一个健康的佩佩是所有前锋的噩梦。但偶尔会犯一些低级错误,而且防守动作大、脾气火爆的他还比较容易吃牌,武僧的称号实至名归。

卡福,技术更细腻,头脑也聪敏。他的最大特点在于速度飞快,体力不是一般的好,可以说卡福是一个传统的进攻型边后卫,他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技术和力量,他带给球迷的更多的只是直线奔袭,简单的传递,但他却可以说是把这些普通的东西做得最好的边后卫。

相关新闻

丹尼尔•里卡多认为雷诺并不缺少在F1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即使他不指望在明年之前就能登上领奖台。库亚特

拿雷诺Enstone基地设施与从红牛做比较的话,从前者转投法国制造商的里卡多最具有发言权。但是,在雷诺2019年F1赛车发布之际,澳大利亚人表示他没有发现雷诺有特别需要追赶(以弥补不足)的地方。

“我还没有参观过(工厂的)所有地方并且说‘红牛有那个,红牛里卡多你们也需要那个’,”里卡多解释说,“我觉得没有特别的不足之处。我猜想等我驾驶了赛车,我会知道更多赛车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是我在这里看到了好迹象。”

“去年12月的时候我在这里,有很多噪音。当时有些施工已经完成,也有一些正在进行中。他们在冬天非常努力。工作态度是我最初看下来的一个积极的地方。”

尽管雷诺对于RS19赛车的进步给予了很高的希望,但是里卡多表示他不会激动地相信车队能够在现在这个阶段争取领奖台或胜利。

当被问到他切实可行的目标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库亚特他说:“简单一点,就是进步。继续进步。这可能对你们写新闻有点无聊。”

“自从2016年以来,他们已经取得的进步相当好,所以沿着这个轨迹继续进步——比如说去年第四名,所以今年就需要第三名——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为与前三名之间的差距相当大。”

“但是理想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缩小差距。当然,如果我们真的跃居前三名,那固然很好,但那是个很大的差距。所以,只要我们能够闯入前三,那么就是相当成功的一年。”

当被问到专注于个人表现而不去同红牛做对比有多难时,里卡多表示他始终相信他的老东家会在赛季初成绩领先。

“我在(与雷诺)签约的时候就知道,非常现实的是他们(红牛)会在墨尔本跑在前面,”他说,“那时我已经接受了,而且认为那是非常现实的事情。”

“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我料到这样的情况,所以不会令我感到震惊。我认为观察他们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同时我也会向梅赛德斯和法拉利看齐。如果他们在墨尔本击败我们,我不会感到苦涩。我觉得我们当前依然走在不同的旅程上,但是我不想永远只做第四名。”

美国著名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

听老梁讲述成龙的对武打特技是如何设计的?成龙是如何对打斗场面进行创新的?

美国著名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在线播放—《美国著名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麦克阿瑟将军传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娱乐—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input id=link4 type=text class=fn-share-input value=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克阿瑟

6位外国人看:令人极感兴趣而高深莫测的人(组图)

编者按:接触过的人,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会被他的丰富学识、外国人崇拜毛吗伟岸人格和惊人的洞察力、思辨力所折服。编者梳理埃德加·斯诺、斯特朗、基辛格、谢伟思、蒙哥马利、施密特等6位外国人的回忆资料,从历史资料中向读者展现这位世纪伟人在外国人当中的生动形象。

美国作家和记者埃德加·斯诺(1905—1972),1928年首次到中国上海,任《密勒氏评论报》助理编辑,后兼任纽约《太阳报》和伦敦《每日先驱报》特约通讯员。1930年后到中国东三盛内蒙古和西南各剩1933年至 1934年在北平燕京大学任新闻系教授,并学习汉语。

1936年6月,他从北平出发,经西安赴陕甘宁边区,是第一个在红色区域进行采记的西方记者。7月8日在安塞百家坪遇见周恩来。经周恩来安排,于11日抵保安会见。

斯诺记录了给他留下的印象:“面容瘦削,麦克阿瑟看上去很像林肯的人物,个子高出一般的中国人,背有些驼,一头浓密的黑发留得很长,双眼炯炯有神,鼻梁很高,颧骨突出”。他觉得在身上有一种“实实在在的根本活力”,在“这个人身上不论有什么异乎寻常的地方,都是产生于他对中国人民大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克阿瑟特别是农民——这些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贫穷饥饿、受剥削、不识字,但又宽厚大度、勇敢无畏、如今还敢于造反的人们 ——的迫切要求作了综合和表达,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斯诺形容“是一个令人极感兴趣而复杂的人”,“有着中国农民的质朴纯真的性格,颇有幽默感,喜欢憨笑”,“说话平易,生活简朴,有些人可能以为他有点粗俗”。

在保安的采访活动中,斯诺知道还是“一个精通中国旧学的有成就的学者,他博览群书,对哲学和历史有深入的研究,他有演讲和写作的才能,记忆力异乎常人,专心致志的能力不同寻常,个人习惯和外表落拓不羁,但是对于工作却事无巨细都一丝不苟,他精力过人,不知疲倦,是一个颇有天才的军事和政治战略家”。

16日夜,斯诺就中国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等问题同进行长谈。后来许多夜晚,回答了关于他个人生活经历和中国红军的历史。10月中旬,斯诺离开保安经西安返回北平。

1937年10月,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一书,由伦敦戈兰茨公司出版发行。1938年2月中译本改名《西行漫记》,在上海用复社名义出版。此后,1939年、1960年6月、1965年初、1970年10月,斯诺多次来华受到的接见。

1970年12月18日,斯诺和进行了长时间的也是最后一次的谈线日,埃德加·斯诺在日内瓦逝世,弥留之际说“我热爱中国”。【详细】

麦卡锡主义的魔爪又伸向两岸文教交流?

台当局在短短半年内不断用各种法律和行政手段阻挡两岸交流,并阻止台湾同胞赴大陆筑梦发展,直接用法律手段开罚厦门社区主任助理,研拟取得居住者要回台进行登记和罚款,并限缩在台参政考公职之权利,更为离谱的是直接驱逐大陆学者在台进行交流。的“麦卡锡主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凡举跟大陆有关不喜欢听的,它都会用尽各种手段阻止。如今台当局又将魔爪伸入两岸青年学生交流中,“会”和台教育部门也开始用行政和法律手段直接对台湾同胞进行开罚和限缩。

首先就在5月8日台教育部门发出声明称“移送涉‘违法’代办中介赴大陆求学业者”,并称要遏制和中介赴大陆求学的状况,台教育部门主动搜集证据,将相关12家业者移送检调单位进行调查,并称这违反了“两岸条例”可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并科新台币一百万元罚金。台教育部门如此大动作发出声明,不无让人联想到去年八月时“会”在网站做了“台生专区”,里头的内容清一色都是不鼓励台湾青年学生赴大陆求学。但这股赴大陆求学潮在近几年来都成爆炸性增长是时代的潮流,谁也无法阻挡的,因此台当局相关部门无不开始用各种手段来恫吓台湾青年学子赴大陆求学,如今台教育部门罕见的发出该声明,并且大动作举发移送相关业者,彷彿就是要告诫相关业者不要轻举妄动,同时再次告诫台湾青年学子和家长,台当局不鼓励也不青年学生赴大陆高校求学发展。

再来一个更令人傻眼的消息,一样又是出自“会”和台教育部门的连线搭配,众所周知两岸高校间缔结兄弟院校,同时进行师生互访和交流乃促进两岸学生彼此的感情,促两岸青年同胞的交流融合。但如今“会”却称要防范共青团所属高校与台湾高校之间的合作,发现到台湾的世新大学和文化大学等校与系属共青团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和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有缔结兄弟院校并进行各项交流,“会”认为不妥当,同时也将请台教育部门基于职权规范台湾各高校。简言之就是要限制台湾各高校与该兄弟院校之间的各项交流,“会”还胡言乱语说什么不要陷入大陆“统战圈套”。台湾高校与大陆高雄缔结兄弟院校本乃天经地义正常不过的事,大陆有近三千所高校与台湾高校交流都不该限制和恫吓,两岸各界都应该用积极正向的态度支持与鼓励才对,反观台当局的限缩两岸高校交流的作法和“污名统战”的说法才是最不得人心的事。

就在本周台“会”和教育部门的搭档连线,一来限制恫吓台湾青年学生赴大陆求学,二来又以“共青团”高校为借口限缩两岸高等教育交流。台当局这一系列的作法无疑就是在制造两岸文教交流版的“麦卡锡主义”,骨子里就是见不得两岸各种交流和融合,麦卡锡如今就连最无政治性的两岸文教和学生交流都受到限制,真不知道台当局是如何想的。但这股阻挡两岸交流的逆流是不可能得逞的,因为在未来两岸各项交流只为更加深入,两岸同胞之间的各项合作只会更多,台湾同胞赴大陆求学发展筑梦是时代的潮流,谁也无法阻挡。(作者:罗鼎钧,麦卡锡沈阳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副秘书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卡锡

麦卡锡主义的获得正名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所罗门-阿德乐(Solomon Adler):任职美国财政部,去了中国并加入政权(1994死在中国);

Charles Flato,他还任职于“经济战争委员会”和“外国经济管理局”。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麦卡锡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卡锡

尽管有渗入美国政府的前提是正确的,很多受到麦卡锡怀疑的人并不是间谍。 1947年6月,“参议院拨款委员会”提交给国务卿乔治·马歇尔(George Marshall)一份秘密备忘录,请他注意国务院内部已经发展而且仍在发展的安全隐患。备忘录写道:

“有证据显示,有一个周密的、精心计算的方案,不但保护身居高位的成员,而且弱化安全和情报保护措施。联邦调查局一份关于苏联对美国的间谍活动的初步报告指出,有很多国务院雇员卷入了间谍活动,其中一些人担任高级职务。”

罗伯特-李(Robert E. Lee)是拨款委员会的主要调查员,负责准备这份名单。“李名单”使用了数字而不是直接使用人名,这个名单在委员会内部发表。

这个备忘录里列出了9个国务院官员,指出他们“只是国务院雇员里的几个代表,国务院里有几百名这样的雇员,他们受到保护并允许继续工作在那里,尽管事实上他们对国家安全构成明显的威胁。” 但是从1947年到麦卡锡发表Wheeling演讲的1950年2月,国务院没有因为忠诚和安全原因解雇任何人。

尽管不是全部,但麦卡锡提出的大部分案例,都来自“李名单”或李议员在1947年为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整理但是还没有解决的国务院安全案例的“108人名单”。Tydings委员会(The Tydings subcommittee)也有一个名单。除了上面已经列出的Venona文件证实的间谍以外,还有一些麦卡锡指证的安全和忠诚隐患被证明是正确的:

Gertrude Cameron,美国国务院,信息和编辑专家;麦卡锡案例55号,麦卡锡李名单65号。

Herbert Fierst,美国国务院;麦卡锡案例1号,李名单51号。

Stella Gordon,美国国务院;麦卡锡案例40号,李名单45号。

Stanley Graze,美国国务院情报部门;麦卡锡案例8号,李名单8号。

Val R. Lorwin,美国国务院;麦卡锡案例54号,李名单64号。

Peveril Meigs,美国国务院,美国陆军部;麦卡锡案例3号,李名单2号。

Philip Raine,美国国务院,地区专家;麦卡锡案例52号,李名单62号。

David Zablodowsky,美国国务院,联合国出版部主管;麦卡锡案例103号。 在保守派作家Ann Coulter的书《背叛者:从冷战到反恐战争期间左翼自由派的背叛行径》里,她这样评价麦卡锡:“半个世纪之后,只有一些无害的怪物还自称者的时候,人们很难捕捉麦卡锡发动的战役的重要性。但是今天‘者’这个词听起来和‘君主制主义者’一样可怕,不是毫无原因的--那绝不是因为大无畏《纽约时报》的社论谴责麦卡锡,赞美哈佛大学教育出来的苏联间谍。是麦卡锡使得当主义者成为可耻的事情。美国内部的运动再没能恢复元气。”当Ann Coulter要求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主持人Bill OReilly举出一个被麦卡锡折磨的无辜人的例子时,OReilly提出Dalton Trumbo,他是“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HUAC)指控的“好莱坞的十个人”之一,OReilly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个委员会的目的是调查美国对好莱坞的渗透,曾要求“好莱坞的十个人”的剧作者、导演和制作人于1947年到国会作证。而麦卡锡是在1950年才开始他的战斗。1953-1954年,麦卡锡调查新泽西州Ft. Monmouth的高级秘密设施松懈的安全管理被管理人员拒绝,他们宣称Ft. Monmouth没有安全问题。然而多年之后,Barry Goldwater参议员在《没有什么好道歉的:美国参议员Barry M. Goldwater的个人、政治回忆录》里(With no apologies: The personal and political memoirs of United States Senator Barry M. Goldwater)。解释了为什么把美军在Ft. Monmouth的超级秘密部门悄悄搬到亚利桑那州(Arizona),他说:“Carl Hayden1955年1月成为有很大权力的拨款委员会主席,他私下告诉我,Ft. Monmouth搬家了,因为他和其他多数党委员都相信,Ft. Monmouth的安全网已经被攻破。他们不愿公开承认麦卡锡的指控是正确的。他们唯一的替代选择就是把整个设施从新泽西搬到亚利桑那。”美国成立了“莫伊尼汉保密委员会”(Moynihan Secrecy Commission)负责对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的文件加以保密和调查,这些文件有超过40年的保密期。保密委员会的最终报告发现:“只要有指控,就有否认…只要有人认为政府里有渗透,就有人认为政府捏造指控冤屈无辜。中央情报局负责监督历史情报收集的Hayden Peake指出,“还没有一个现代政府象美国政府那样被全面渗透。”

马尔科博士:红牛没有B版赛车

在巴林大奖赛面临日益明显的空气动力学问题之后,红牛车队顾问赫尔穆特·马尔科博士(Dr. Helmut Marko)表态否认红牛车队准备了2019款的B版赛车。

红牛赛车的设计师阿德里安·纽维(Adrien Newey)在巴林大奖赛后陷入了沉思,红牛赛车的空气动力学问题在巴林被较大程度地显现了。

“这意味着他已经认识到了问题所在。库亚特”马尔科在谈到纽维的反应时表示,“我们确实存在空气动力学方面的问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库亚特我希望纽维能够有一个解决的方案。”

红牛车队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Christian Horner)认为红牛赛车当下出现的问题会让他们难以追上目前领跑F1赛事的两大豪门:梅赛德斯与法拉利。

不过马尔科非常坚定的表示红牛车队本赛季不会再推出一款全新的赛车,红牛将不得不竭尽所能地在现有的赛车之上进行改进。

红牛会在下周末的中国大奖赛上带去他们的升级套件,红牛马尔科博士而车队也计划在五月的西班牙大奖赛上带去一个更大的升级。

马克斯·维斯塔潘(Max Verstappen)在澳大利亚大奖赛与巴林大奖赛上分别取得了第三和第四的成绩,但红牛在两站比赛中都距离前方的银红两强有着不小的差距。而法国小将皮埃尔·加斯利(Pierre Gasly)虽然在赛季前两站的排位赛中都没能够和队友一同进入Q3,但他的表现在巴林大奖赛上得到了回升。加斯利在中游集团的争斗中杀出重围,以第八位的成绩完赛的他首次以红牛车手的身份取得积分。

马尔科博士:赛会对瓦特尔的判罚损害了F1运动

一向以毒舌著称的红牛车队顾问赫尔穆特-马尔科博士(Dr. Helmut Marko)近日也在采访当中对塞巴斯蒂安-瓦特尔(Sebastian Vettel)在加拿大大奖赛上的争议判罚事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马尔科博士认为,自己昔日的爱徒在这件事情上并无任何过错,反倒是FIA的做法打破了F1这项运动应有的平衡。

“塞巴斯蒂安在赛道上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当时只不过是在竭尽全力去将赛车维持在赛道上罢了。刘易斯(汉密尔顿)原先是有朝服哦他的机会的,但是他同时也应该负起避免在赛道上造成事故的责任,刘易斯心里肯定清楚自己有可能获益,但是最终他没有——他也在无线电当中证实了这一点。”马尔科博士说道,“赛会给塞巴斯蒂安的处罚很明显带来了不良后果,我觉得规则需要立即进行改变。这可不像是足球比赛,我们的赛会有着充足时间来考量比赛当中发生的事故,并且可以和之前发生过的类似事件进行比较。”

“这样的做法绝对损害了比赛原有的平衡,尤其是年轻的车迷们,他们绝对不想要看到这样的场景。谁愿意见证顶尖车手之间的硬碰硬被这样的判罚所左右呢?我还记得1979年的法国第戎,吉尔-维伦纽夫和雷內-阿诺两个人在赛道上互相挤来挤去大概有二十多次,但是到后来两个人在比赛结束之后还相拥在一起,没人想着有关于处罚的任何事情。”

“塞巴斯蒂安的每一个举动都是正确的。红牛马尔科博士我非常能够理解他在比赛结束之后的一些做法,那就是他内心最真挚的情感的直接体现,这没什么应该去指责的。”马尔科博士补充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库亚特

朝鲜战争韩国的军事实力和战斗力????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初期都是学生军以及抓来的壮丁,实力连伪军转正都差的很多,别说志愿军,朝鲜军都可以教做人。所谓久病成良医,挨打的多了总结经验加上美军的调教,后期算是形成战斗力,白马战役也守住了防线没有给我军创造机会插汉城。李奇微但只能说相对它自己进步很大,有了一定的战斗力,和我军相比仍然差距很大,后面的战役仍然是一败涂地,我军在于美军交战相持的时候往往优先打韩国军队。由于楼主直说韩国军队,我就不展开说我军和美军以及朝鲜军了。韩国军队其实比较顶事儿的还恰恰是最初的那帮原日伪军转正的部队,因为至少还经历过日本军事的正规训练,只是对抗我军的时候还是差的太远,后来在美国的帮助下才逐步正规化。顺便说点韩国军队的现代发现过程,韩国军队当年为了巴结美国,生怕美军撤兵北方的亲戚挥兵南下,主动参加了越南战争,韩国人的凶残行为被称为二鬼子比美国鬼子还要凶残,很多屠杀事件都是韩国军队干的,可谓臭名昭著,韩国军队仍然有旧日本军队的影子在里面。现在的韩国面临的北方压力仍然很大,因为面积小而且战线狭窄,北方百万大军一触即发难以收拾,双方埋地雷挖地道各种手段也是应有尽有,韩国战时指挥权在美国手里,日本天天要求美军搬走,韩国因为美军计划搬走就民众围堵甚至切腹明志阻止美军撤离,所以有句话就是:美国把韩国政府推翻了,都扶植不出比现在还狗腿的亲美政府。韩国军队用的武器都是一流的美指武器,同样是F15,韩国的K和日本的J性能差距极大,一方面日本人买的早,但也存在美国对韩国比较偏的原因,理论上F15K可以到山东上空和我军作战在回家。就机械化来说,韩国的装甲师是世界规模最大的,记得是五个师吧,满编的。而且还有大量半机械和摩托化部队,它的坦克从K1那种货色升级到K2,客观来说性能还是可以的,至于说一炮打穿五辆99,我觉得韩国人谦虚了,应该是一炮打穿整个地球。海军来说韩国军队比较畸形,在美军支持下怼朝鲜没问题,跟中国比差的很远,不过韩国造船能力很强,也不是吃干饭的主。韩国属于战术上比日本优越,战略山则是日本的沙袋,美军如果真的打不过,是可以放弃韩国的,但它无法放弃日本,放弃日本表示西太平洋的优势将会丧失,这是无法容忍的,而实在打不过的情况下,韩国可以舍弃。展开一下,要了解韩国的处境,它属于东亚怪物房里面的小角色,周边的中日都比它强大,美毛也是力量雄厚,朝鲜半岛加在一起也没有日本大,日本可是和我国云南面积差不多的地盘,人口也是过亿,比英国条件优越多了,小日本那是相对中国这种庞然大物说的,对韩国来说没有中国这种压倒性的战略优势,日本对它真的就是一座大山。韩国人喜欢表现优越感,但面对日本的欺负总是很狂躁也是因为它真的没办法,咱们的国民不知道中国的强大,2018年我国税收约14万亿,这里说的是有法律支撑的税收,不包括其他收入。这14万亿的税收抽十分之一如果给韩国发展军事,韩国敢主动揍朝鲜。

展开全部韩军有500名美军顾问,武器仅装备轻武器和轻型火炮,没有飞机和坦克等重型装备。美国希望韩军的武装能够抵御朝军的攻击,但限制其主动攻击朝军的装备能力.韩国的武装力量建立于1946年,称作南朝鲜国防警备队,1948年与海岸警备队合并为大韩民国国军,共8个师。1950年春,韩国军队的总兵力为9.8万人。韩国军队受日军影响较大,核心将领除个别来自满洲国军队以外,主要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大部分军士曾在日军中当兵,士兵除了曾在日军中服役的以外,还有原日治时期的警察。。仅有少数官兵出身自韩国光复军,甚至中国国民革命军。

朝鲜从1946年起在苏联的帮助下开始建立武装力量,1948年2月成立朝鲜人民军。苏联为朝鲜培训了几千名军官,提供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每个师约配有15名苏军顾问。至1949年6月,朝鲜军队的步兵共有3个师和1个旅。1949年4月,苏联情报认为在5月美军撤离后,韩国准备在6月进攻朝鲜。斯大林在给予朝鲜军事援助的同时,建议朝鲜向中共寻求兵员上的支持。朝鲜向中共中央请求让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旅居中国的朝鲜族回国,得到了的同意。从1949年7月至1950年8月,在解放军中服役的朝鲜族部队近5万人先后返回朝鲜加入人民军。到战争前夕的1950年春,朝军规模约13.5万人,装有苏制T34坦克和重型火炮。到6月战争爆发前,朝鲜的总兵力扩充到10个师、1个坦克旅、1个摩托车团、1个炮兵团和1个高炮团,共17.5万人。人民军的核心力量为从苏联和中国返回的官兵,日本陆军和满洲国军队出身的极少。

战争爆发前,朝鲜和韩国方面的军事力量对比为:兵力2:1,火炮2:1,机枪7:1,半自动步枪13:1,坦克6.5:1,飞机6:1,朝鲜人民军方面占据绝对优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克阿瑟

朝鲜战争中美军更换统帅的详情?

麦克阿瑟因成功指挥仁川登陆而声名大噪,在抗美援朝二次战役中,美军大败,第三次战役又一次败退,为了挽回颜面狂妄叫嚣进攻中国,因不想扩大战争被杜鲁门免职。

在朝鲜战役第三次战役中担任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在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的局部战场中成功止住颓势,被美国白宫启用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成功阻止中朝联军的进攻,将战线、克拉克

因艾森豪威尔竞选美国总统,提名李奇微担任欧洲地区指挥官,不得不辞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职务由克拉克担替代,直到1953年板门店停战协议,双方战线线附近。

麦克阿瑟是美军中著名的军事将领,1899年他考入西点军校,4年之后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他先后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担任美军远东军总司令。

1944年12月,麦克阿瑟晋升为陆军五星上将。而结束他军事生涯是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时候,在这他遇到一生最强大的对手彭老总,战场上的麦克阿瑟连连失利。

而李奇微美军陆军四星上将,他先后在尼加拉瓜、巴拿马、玻利维亚、菲律宾、巴西和美国各国都服过役,1942年8月,李奇微晋升为准将,参加了西西里岛的空降作战。

朝鲜战争中,到任的李奇微把失败的第8集团军,从困境中解救出来,成功地遏制住了志愿军的攻势。在此后一年多里李奇微成为志愿军头痛的对象。

克拉克也是美军陆军四星上将,在1945年5月8日欧洲战争结束后,当时的克拉克是奥地利的高级专员,到了52年接任联合国部队指挥官。此时基本没有什么战争,他也没有什么表现的机会。

在10个月前的1950年6月,朝鲜战争的突然爆发,把从二战的硝烟中还没有喘歇过来的美国和世界又一次推入血与火的深渊。在战争爆发的最初几个月中,美韩军队一溃千里,几乎被朝鲜人民军赶进了日本海。幸好,他们有麦克阿瑟。在一般的美国人看来,正是在他的天才指挥下,美国的军队从世界上自然条件最为恶劣、最不可能登陆的港口——仁川实施了登陆,将朝鲜半岛拦腰一截。在美国人看来,他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位将军的领导下,美国的军队一定会在朝鲜最终获得胜利。但是,普通的美国人绝对不会想到,一场对他们和这位将军本人,甚至对美国的历史而言,都值得大书一笔的闹剧,即将在这个普通而恬静的夜里拉开序幕。

午夜刚过,华盛顿的各大新闻单位突然电话铃声大作。白宫新闻处告诉他们将于凌晨1时举行一个“特别的记者招待会”。来到白宫的记者们满腹狐疑,纷纷猜测会有什么爆炸性事件发生。有人认为是和苏联发生了武装冲突,有的猜测是总统得了什么急病。1时整,白宫新闻秘书肖特发给记者每人一大叠文件??第一个文件便是杜鲁门总统解除麦克阿瑟职务的声明:

我深感遗憾的宣布,陆军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在有关正式职守的问题上不能全心全意地支持美国政府的政策和联合国的政策。根据美国宪法赋予我的特殊责任,以及联合国特别委托我的责任,我已决定更换远东统帅。因此我免去麦克阿瑟的各项指挥权,并已任命马修·B·李奇微中将接替他的职务。

对有关国家政策进行的全面而激烈的辩论是我们自由民主宪法制度的至关重要的因素。然而,军事指挥官们必须按照我国法律和宪法的规定,遵守下达给他们的政策和指示,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在危急时刻,这种考虑尤为必要。

麦克阿瑟将军已完全确定了在历史上的地位。对于他在重大责任岗位上对国家作出的卓越和非凡的贡献,全国人民深表谢意。由于这一原因,我对不得不对他采取的行动再次表示遗憾。

作为总统和美国军队总司令。我有责任撤换你盟国最高统帅、联合国军总司令、远东总司令、美国驻远东陆军司令官等职,对此深感遗憾。

你应将所任各职移交马修·李奇微中将,立即生效。你有权下达为前往你所选择的地方所需下达的命令。

此消息一经公布。立即引起美国内舆论大哗。公众对此的普遍反映是不解和不满,人们不能原谅总统对他们心目中的这位“英雄”的无礼行为。愤怒的人们纷纷向白宫写信或发电报宣泄自己的愤怒之情。据白宫新闻办公室的统计,他们总共收到了27363封有关此事件的信件和电文,批评这项命令的大大超过赞同的比例,达20:1。一些选民在电报中言辞激烈,纷纷要求“弹劾那个堪萨斯城的拉选票的小政客的愚蠢行动”,“对白宫那个猪猡新的暴行提出抗议”。《俄克拉荷马日报》甚至把杜鲁门的解职命令称作“深夜里犯下的罪恶”。而根据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全国有69%的人表示支持麦克阿瑟,而只有29%的人表示支持总统的行动。在不少地方,人们以倒悬国旗或下半旗表示不满。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庞卡城,人们还焚烧了国务卿艾奇逊的模拟像。而一些新的讽刺杜鲁门的笑话也开始流传开来,比如说:“我要去喝一瓶杜鲁门啤酒——这种酒除了没有酒沫(双关语,在英语中head一词既可表示酒沫,又有“脑袋”的意思)外,和其它啤酒一样”等。

前总统胡佛认为“杜鲁门总统把麦帅免职,等于摧毁了我们亚洲防务的一根强大支柱。而在韩国对抗这一基本问题,却不能因此得以解决。”“此一举动足以造成美国的大悲剧。”而美国二战时的战略航空队司令史巴兹上将则不无遗憾的说“我常怀疑士兵和政客们是否能了解我们的事。”

针对当时舆论的种种过激反应,杜鲁门总统倒是显得十分沉静。他对他的工作人员和内阁说,也许在6、7周内,他为此会受到“痛责”。但是最终人们会醒悟过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麦克阿瑟将会逐步降为凡人。“美国人民将会理解我做了我不得不做的事。”显然,杜鲁门的话是具有远见的。而在当时,却很少有人持相同观点。历史往往在人们的热情最为高涨的时候,与人们开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我们不妨来看一看接下来发生的事件,一起回味一下美国历史上的这桩闹剧。

在距华盛顿数千里之外的东京盟军总部,当参谋人员偶然在电台新闻广播中听到这一消息时,惊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此时麦克阿瑟将军正在午餐桌上悠哉悠哉地招待他的客人。麦克阿瑟的副官西德尼·赫夫上校眼里满含着热泪,悄悄地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麦克阿瑟夫人。她走回桌边,轻轻拍了拍丈夫的肩膀,悄声告诉他他已被解职的消息。一时间,麦克阿瑟的面孔呆滞了。他沉默片刻,然后抬起头温和地说:“珍妮,我们终于要回家了。李奇微”

实际上,麦克阿瑟知道此命令后,曾经不胜感慨地驱车前往坐落于日本皇宫对面的盟军总部大楼,独自思考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万家灯火才“悻悻离去”。与此同时,他的助手考特?惠特尼则正面对着一群“秃鹫般聚集在一起”的记者们,说:“他(指麦克阿瑟)庄重地接受了解职令……我认为,这是他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刻。”

在麦克阿瑟看来,被杜鲁门总统撤职是他“在陆军服役了52年后受到的公开侮辱”。在与美国驻日大使威廉·西博尔德的谈话中,他认为,罢免他是华盛顿阴谋的一部分,这个阴谋最终将瓦解美国在远东的地位。他否认曾有过不服从华盛顿命令的行为。而事实上,为了“缓和一下对将军自尊心的打击”,杜鲁门政府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曾计划派在朝鲜的陆军部长弗兰克·佩斯亲自飞往东京当面告诉麦克阿瑟这个消息。但因为佩斯此时与在朝鲜的前线指挥官李奇微一起上了前线,被一场冰雹困在了帐篷中。加之他的通讯器材又发生了故障,失去了与五角大楼的联系,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4月12日,继任指挥官李奇微前往东京会晤麦克阿瑟。根据李奇微后来的描述,“他含蓄地提到了自己被突然解职一事,但是他的口气中毫无伤心和怨恨的情绪。”“我当时就想,这件事很能体现这位伟大人物的达观性格。”

另一位参加会晤的美国将军多伊尔·希基对此事的叙述则是另一番风景。希基说,在会谈中麦克阿瑟告诉他们,据总统的医生格雷厄姆讲,杜鲁门患了严重的高血压。“总统为此受到困惑感和思维混乱症状的折磨。大夫们说他大约只能再活半年了。”麦克阿瑟还说他又收到“为引起轩然大波”的50次讲座的30万美金的开价,并说中国人与苏联人之间没有任何分裂的征兆。

世界各国对此事的反应不尽相同。与麦克阿瑟的预料相反,在他看来对此最应“欢欣庆祝”的莫斯科与北京的反应却异常冷淡。莫斯科几乎就没有什么反应。而北京方面也只是在4月5日的《人民日报》上刊登了一篇时评,称“麦克阿瑟的下台,是中朝人民抗美斗争的新胜利,也是世界人民反对侵略战争保卫世界和平的一个胜利。”……“很显然,麦克阿瑟是在中朝两国人民的抗美斗争的铁拳打击下倒台的;它标志着美国帝国主义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失败,世界人民反对美国侵略保卫世界和平的胜利。”

据台湾《中央日报》的报道,日本各界闻听此讯均表示震惊,各报“如触电般均发号外”。日本各界担心的是“麦帅的去职,可能延搁对日和约(的签署),并使计划中(与)美国的经济合作脱节。”全日本只有日本人为此公开欢呼。而在朝鲜半岛上,当韩国军队总参谋长钟日昆将军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赶到总统李承晚的住地。他看到泪水正从李承晚的面庞上滚下。“杜鲁门毁了我们的希望”,李承晚埋怨说。钟日昆将军知道,“总统指的是朝鲜的重新统一。”

令外人一时琢磨不透的是长期作为美国盟友并积极参与朝鲜战争的西欧各国对这一消息的看法。英国工党政府的外交大臣莫里逊发表声明对杜鲁门的决定表示满意,并说这项决定使“大战之路……关闭起来了。”伦敦《旗帜晚报》则幸灾乐祸地打出了这样的标题:“麦克阿瑟被解雇了”。法国一家报纸发表社论表示说同盟国不能屈服于“一个讲硬话的人,一个像麦克阿瑟一样讲大话的人”。麦克阿瑟一名英国驻日外交官甚至私下表示“这个消息快使我们乐死了”。

西欧对此所表现出的出人意料的兴奋,或说是“愉快的震惊”,这是当时的人们始料不及的。而在这个事件发生几十年后,当我们再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时,我们不难发现:美国在战后初期一段时间的战略重点是在欧洲与苏联的冷战对抗。而麦克阿瑟所鼓吹的“亚洲第一主义”不论在战略还是战术上都与美国乃至整个西方集团的利益相左。在西方看来,一场在亚欧大陆东岸与“阵营”的殊死搏斗有些得不偿失。因此,麦克阿瑟无疑就成了他本人所倡导的“亚洲第一”与美国政府极力倡导的“先欧后亚”斗争的牺牲品。

4月16日,日本政府为麦克阿瑟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日本天皇裕仁亲赴麦克阿瑟的驻地??美国大使馆送行。东京的小学生放假一天,沿途欢送他们心目中为日本的战后复兴立下汗马功劳的麦帅。在东京机场,远东盟军司令部的官员们最后一次向这位领导他们将近10年的将军致敬。

在夏威夷,离开美国领土15年的麦克阿瑟受到了10万人的夹道欢迎。而在旧金山,这一数字达到了50万,华盛顿25万,纽约750万。欢迎麦克阿瑟回国的热闹场面远远超过了几年前欢迎艾森豪威尔回国的场景。据纽约警方的估计,那天为欢迎麦克阿瑟而抛掷的五彩纸屑总计2850吨,整个纽约市“仿佛经历了一次暴风雪的袭击。”

与全美国欢迎麦克阿瑟的狂热场景相比,此时白宫的气氛则显得有几分凄凉。据说为了“给低落的情绪打气”,也为了与外面的热闹情景相呼应,有人在白宫工作人员中散发了一份模拟的“欢迎麦克阿瑟将军到华盛顿的日程”:

4月19日中午12:30,麦克阿瑟在国会山发表了他本人最为精彩的一篇演讲。全国的听众通过无线电网收听了这一讲话。在演讲中,麦克阿瑟痛斥了杜鲁门政府的亚洲政策,宣扬自己的“亚洲第一主义”。他说,“人们通称亚洲是欧洲的门户,那么说欧洲是亚洲的门户也是千真万确的,这两大地区都互为影响。”“有人说我们的力量不足以同时保护这两大地区,说我们不能分散力量,我认为,失败主义莫过于此了……”“历史以真实的强音告诫我们,姑息只能招致新的流血战争……至多导致虚假的和平……”最后,他说:“我的士兵问我为什么将战场上有利的军事时机拱手让给敌人?”他停了一下,然后柔声说,“我没法回答。”会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全美国也响起了狂热的掌声。

在经历几周的狂热之后,因麦克阿瑟遭遇撤职而在美国各地掀起的热潮,也随着人们对麦克阿瑟记忆的消逝而逐渐退去。在此之后,曾经被人们奉若神明的麦克阿瑟逐渐从历史舞台淡出。在1952年的大选中,麦克阿瑟只获得了可怜的几张选票。人们把选票投给了另一位战争英雄??总是有着迷人微笑的艾森豪威尔将军。正如麦克阿瑟生前最喜爱的一首军歌一样,“老兵不会死去。他只会黯然消退”。1968年,曾经叱咤一时的美国英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在家中悄然去世。

李奇微军事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任命是在1950年:在临津江以南,经过接连两次战役的惨败,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仓皇退过了三八线后,失败悲观的情绪深深地笼罩着躲在工事里的所有 “联合国军”士兵。1950年12月23日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中将在混乱的撤退(中朝方面说法)或者是在赴前线给儿子发银星勋章(美韩方面说法)途中遭遇车祸丧生,更加深了这种情绪。在麦克阿瑟的举荐下,美国陆军副参谋长李奇微中将随即接任第8集团军司令,并于12月26日到达朝鲜赴任。李奇微接过了从1950年6月战争爆发就在朝鲜参战的第8集团军的指挥权,并在1951年率军发动反攻。杜鲁门总统解除麦克阿瑟的兵权后,李奇微又成为了“联合国军”总司令。

军事史学家大多认为,是李奇微把第8集团军从失败、濒临崩溃的困境中解救出来,并最终阻止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攻势。他在此期间表现出的身体力行的领导艺术、以及对军事作战基本原则的深刻领悟,在美国陆军历史上树立了令旁人难以企及的领导榜样。李奇微没有受麦克阿瑟那种桀骜不逊做派的影响,麦克阿瑟也给了李奇微前任所未有的行动自由。

1952年5月,李奇微接替艾森豪威尔,担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由于他周围安排的尽是美国参谋人员,欧洲的军事领导人对他颇有微辞。此后,李奇微接替科林斯,担任美国陆军总参谋长。很多历史学家认为他在陆军总参谋长任上,使美国卷入越南战争的时间推后了大约十年:当时艾森豪威尔总统让他评估美国与法国联合进行军事干预的可行性,结果李奇微拿出了一份详尽的计划,表明美国需要为此付出巨大的投入,从而使艾森豪威尔打消了出兵干预的念头。但这一事件也使两人在二战期间建立的良好关系经受了严峻考验。1955年,李奇微比他本人计划提前从美国陆军退役,接替他的是马克斯维尔·D·泰勒,——他在第82空降师时的参谋长。

李奇微的个人生活远不如他的军事生涯来得成功。他曾三次结婚;据他的朋友和同事讲,在1971年儿子因车祸丧生后,李奇微性情大变,变得日益郁郁寡欢。1993年7月,李奇微在匹兹堡郊区Fox Chapel的家中去世,享年98岁。

1917年美国陆军军官学校(P4点军校)毕业后,前往法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l919年回国后,任陆军部长助理参谋、印第安纳州国民警卫队教官等。1935年毕业于指挥与参谋学校。1937年毕业于陆军军事学院。1940年仟该校教官。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仟陆军地面部队副参谋长,1942年5月仟参谋长,6月任美第2军军长7月仟驻欧美军地面部队司令。8月任北非远征军副总司令,10月乘潜艇秘密前往阿尔及尔与驻北非法军统帅部接触。11月与维希政府法子总司令J.—L.—X.—F.达尔朗达成合作协定。

1943年1月调任美第5集团军司令、9月率部在意大利萨莱诺登陆、 与英国第8集团军共同发起意大利南部战役。占领那不勒斯、随后向北推进。1944年6月4日率部占领罗马。12月任驻意人利盟军第15集团军群司令。1945年3月晋陆军上将。5月占领意大利全境。6月任驻奥地利美国占领军司令兼盟军奥地利管制委员会美方代表。1947年任第6集团军司令。1949年任陆军野战部队司令。1952年5月任浸朝“联合国军”总司令及远东美军总司令。

1953年7月27日代表“联合国军”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同年10月退役。1954年3月—1965年7月任南卡罗来纳州交尔斯顿军事学院院长。著有回忆录《有计划的冒陀》和《从多淄河到鸭绿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克阿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