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在西点军校的演讲英文和中文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老兵不死演讲视频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PS:推荐看一下老电影《麦克阿瑟》里面有很多经典演讲(不是完全遵照历史文献,但是演的确实很好)

世界恐惧朝鲜战争

求麦克阿瑟将军《老兵不死》的中英文演讲稿!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麦克阿瑟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推荐于2017-11-25展开全部我即将结束五十二年的军旅生涯。我从军是在本世纪开始之前,而这是我童年的希望与梦想的实现。自从我在西点军校的教练场上宣誓以来,这个世界已经过多次变化,而我的希望与梦想早已消逝,但我仍记着当时最流行的一首军歌词,极为自豪地宣示“老兵永远不死,老兵不死演讲视频只会慢慢凋零”。

就像这首歌中的老兵,一位想尽一已之责的老兵,而上帝也赐予光辉使他能看清这一项责任,而我现在结束了军旅生涯,而逐渐凋谢。

世界级元帅

约翰·麦卡锡的人生旅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27年9月4日麦卡锡生于美国波士顿一个家庭,父母的工作性质决定全家需不断搬迁,从波士顿迁到纽约,然后又到了洛杉矶。信仰爱尔兰天主教的父亲当过木匠,渔夫和工会组织者,母亲是立陶宛犹太人,在联合通讯社当记者,后来在一家报社工作。麦卡锡从小把自己对科学的兴趣与家庭的政治倾向结合起来。

1948年获得加州理工学院数学学士学位,1951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数学博士学位。

作为备受尊敬的计算机科学家、认知科学家,麦卡锡在1955年的达特矛斯会议上提出了“人工智能”一词,并被誉为人工智能之父,并将数学逻辑应用到了人工智能的早期形成中。

麦卡锡在1958年发明了LISP语言(该语言至今仍在人工智能领域广泛使用)并于1960年将其设计发表在《美国计算机学会通讯》上。他帮助推动了麻省理工学院的MAC项目。 然而,他在1962年了离开麻省理工学院,前往斯坦福大学并在那里协助建立了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成为MAC项目多年来的一个友好的竞争对手。

他分别短暂地为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供职后,麦卡锡于1962年-2000年底在斯坦福担任教授,退休后成为名誉教授。

约翰·麦卡锡时常在网络论坛上对时事作出右翼倾向的评论。 麦卡锡生于美国波士顿一个家庭,父母的工作性质决定全家需不断搬迁,从波士顿迁到纽约,然后又到了洛杉矶。信仰爱尔兰天主教的父亲当过木匠、渔夫和工会组织者,母亲是立陶宛,犹太人,在联合通讯社(TheFeder?atedPress)当记者,后来在一家报社工作。麦卡锡从小把自己对科学的兴趣与家庭的政治倾向结合起来。麦卡锡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确信技术的进步对人类有利。我记得小时候读过《十万个为什么》,这是30年代苏联作家伊林(M.Ilin)撰写的通俗科技读物。在美国好像没有这样的书。10至15年前我很高兴得知中国有许多非常早熟的儿童,他们都读过《十万个为什么》。”

麦卡锡说他的童年平平淡淡,实际上在读中学时,他就找到加州理工大学的一份课程清单,自学了大学一年和二年的数学课程。1944年他真的到了这所大学,免修头两年的数学课。1948年9月在读研究生时,他出席了该校主办的“行为的大脑机制西克森研讨会”(Hixon Symposiumon Cerebral Mechanism in Behavior at CalTech)。大数学家、计算机设计大师冯·诺伊曼在会上散发了关于自复制自动机的论文。尽管当时还没有人精确地将机器智能与人的智能联系起来,但诺伊曼的报告却激发了麦卡锡的好奇心。1949年在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作博士论文时,他决定尝试在机器上模拟人的智能。1955年他联合申农(信息论创立者)、明斯基(人工智能大师,《心智社会》的作者)、罗彻斯特(IBM计算机设计者之一),发起了达特茅斯项目(Dartmouth Project),第二年正式启动,洛克菲勒基金会提供了极有限的资助。现在看来,这个项目不但是人工智能发展史的一个重要事件,也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里程碑。正是在1956年,麦卡锡首次提出“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这一概念。现在看来,那次讨论并没有实质上解决有关智能机的任何具体问题,但它确立了研究目标,使人工智能成为计算机科学中一门独立的经验科学。

1957年巴库斯(John Barkus)及其IBM小组发布了Fortran语言,这是第一个成功的高级语言,使程序设计者从繁琐的汇编语言中解脱出来。卡内基梅龙大学的纽维尔(A.Newell)、司马赫(H.Simon)等提出信息处理语言IPL,麦卡锡则提出表处理语言Lisp。在Fortran中不允许有递归,麦卡锡希望改进它。1960年巴黎会议大家讨论了Algol语言,采纳了麦卡锡的建议,增加了递归和条件表达式。Algol最早接受了Lisp的观念,但不是最后一个。如今的Pascal、C、Ada等都接受了Lisp的创新。但至今,主流程序设计语言仍然没有吸收麦卡锡建议的“评价函数”(eval),认为它很危险。麦卡锡发明Lisp语言,只是把它作为工具,他的目标是制造具有人类智能的机器。Lisp自发明以后,像其他语言一样,发明人失去了对其的控制能力,马库斯和凯(A.Kay,“面向对象程序设计”的创始人)也一样。

1959年麦卡锡发表《具有常识的程序》一文,标志着他向“常识逻辑推理”难题开始宣战。“与所有专门化的理论一样,所有科学也都体现于常识中。当你试图证明这些理论时,你就回到了常识推理,麦卡锡因为常识指导着你的实验。”设想一个旅行者从英国格拉斯哥经过伦敦去莫斯科,计算机程序可以分段处理:从格拉斯哥到伦敦,再从伦敦到莫斯科。但是如果假设此人不幸在伦敦丢失了机票怎么办?当然现实中此人一般不会因此取消原来去莫斯科的计划,他可能会再买一张票。但是预先设计好的模拟程序却不允许如此灵活。因此要发展一种具有常识推理能力的逻辑。

麦卡锡发明了LISP并于1960年将其设计发表在《美国计算机学会通讯》(en: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上。他帮助推动了麻省理工学院的MAC项目(en:Project MAC)。然而,他在1962年了离开麻省理工学院,前往斯坦福大学并在那里协助建立了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en:Stanfor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oratory),成为MAC项目多年来的一个友好的竞争对手。

1964年麦卡锡已是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主任,他提出了一种称之为“情景演算”(situational calculus)的理论,其中“情景”表示世界的一种状态。当主体(agent)行动时,情景发生变化。主体下一步如何行动取决于他所知道的情景。情景演算的思想吸收了有穷自动机状态转移的概念。在情景演算中,推理不但取决于状态,而且取决于主体关于状态知道些什么。主体知道得越多,了解得越详细,他就会更好地作出决策。这种情景演算理论吸引了许多研究者,但它本身也引起一种问题。在多主体的世界中,与一个主体有关的情景的变化可能还取决于其他主体的行动。这样处理起来十分困难。在常识世界中,我们的决策可能不大受其他主体的影响,当然有时也受。很难说麦卡锡的努力最终是否成功了,但他向通常的“演绎推理”挑战,强调人类智能推理的非单调性(nonmonotonicity),发展状态描述法,在人工智能研究中具有重要意义。麦卡锡试图让机器能像人一样,在某种语境下,进行基本的猜测。但这很难做,即使是人,也常常误解语境。一个有趣的例子是:白宫发言人奥涅尔欢迎新当选的里根总统时说:“您成了Grover Cleveland”(他指的是美国的一个总统)。而里根却微笑着说:“我只在电影中扮演过一次Cleveland。”(里根指的是棒球手Grover Cleveland Alexander)

不管人们对人工智能还有什么偏见,它现在已成为严肃的经验科学,而麦卡锡为这一领域培养了大量人才,他的学生遍及世界。关于人工智能,想了解更多的东西可以直接访问麦卡锡的网页,从“公众理解科学的角度”看,他的网页做得非常棒。他讨论了人工智能与哲学的关系,人工智能的分类及应用领域等。还详细回答了有关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他是技术乐观派,相信人类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提供了许多论据,可从网上看到)。

麦卡锡

机器cre是啥意思?知道的人告诉一下吧!谢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机器人是高级整合控制论、麦卡锡机械电子、计算机、材料和仿生学的产物。在工业 本田公司ASIMO机器人

、医学、农业、建筑业甚至军事等领域中均有重要用途。 现在,国际上对机器人的概念已经逐渐趋近一致。一般来说,人们都可以接受这种说法,即机器人是靠自身动力和控制能力来实现各种功能的一种机器。联合国标准化组织采纳了美国机器人协会给机器人下的定义:“一种可编程和多功能的操作机;或是为了执行不同的任务而具有可用电脑改变和可编程动作的专门系统。”

机器人能力的评价标准包括:智能,指感觉和感知,包括记忆、运算、比较、鉴别、判断、决策、学习和逻辑推理等;机能,指变通性、通用性或空间占有性等;物理能,指力、速度、可靠性、联用性、寿命等。因此,可以说机器人就是具有生物功能的实际空间运行工具,可以代替人类完成一些危险或难以进行的劳作、任务等。

1920年 捷克斯洛伐克作家卡雷尔·恰佩克在他的科幻小说中,根据Robota(捷克文,原意为“劳役、苦工”)和Robotnik(波兰文,原意为“工人”),创造出“机器人”这个词。 1939年 美国纽约世博会上展出了西屋电气公司制造的家用机器人Elektro。它由电缆控制,可以行走,会说77个字,甚至可以抽烟,不过离真正干家务活还差得远。但它让人们对家用机器人的憧憬变得更加具体。 1942年 美国科幻巨匠阿西莫夫提出“机器人三定律”。虽然这只是科幻小说里的创造,但后来成为学术界默认的研发原则。 1948年 诺伯特·维纳出版《控制论——关于在动物和机中控制和通讯的科学》,阐述了机器中的通信和控制机能与人的神经、感觉机能的共同规律,率先提出以计算机为核心的自动化工厂。 1954年 美国人乔治·德沃尔制造出世界上第一台可编程的机器人,并注册了专利。这种机械手能按照不同的程序从事不同的工作,因此具有通用性和灵活性。 1956年 在达特茅斯会议上,马文·明斯基提出了他对智能机器的看法:智能机器“能够创建周围环境的抽象模型,如果遇到问题,能够从抽象模型中寻找解决方法”。这个定义影响到以后30年智能机器人的研究方向。 1959年 德沃尔与美国发明家约瑟夫·英格伯格联手制造出第一台工业机器人。随后,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家机器人制造工厂——Unimation公司。由于英格伯格对工业机器人的研发和宣传,他也被称为“工业机器人之父”。 1962年 美国AMF公司生产出“VERSTRAN”(意思是万能搬运),与Unimation公司生产的Unimate一样成为真正商业化的工业机器人,并出口到世界各国,掀起了全世界对机器人和机器人研究的热潮。 1962年-1963年传感器的应用提高了机器人的可操作性。人们试着在机器人上安装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包括1961年恩斯特采用的触觉传感器,托莫维奇和博尼1962年在世界上最早的“灵巧手”上用到了压力传感器,而麦卡锡1963年则开始在机器人中加入视觉传感系统,并在1964年,帮助MIT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带有视觉传感器,能识别并定位积木的机器人系统。 1965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研制出Beast机器人。Beast已经能通过声纳系统、光电管等装置,根据环境校正自己的位置。麦卡锡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英国爱丁堡大学等陆续成立了机器人实验室。美国兴起研究第二代带传感器、“有感觉”的机器人,并向人工智能进发。 1968年 美国斯坦福研究所公布他们研发成功的机器人Shakey。它带有视觉传感器,能根据人的指令发现并抓取积木,不过控制它的计算机有一个房间那么大。Shakey可以算是世界第一台智能机器人,拉开了第三代机器人研发的序幕。 1969年 日本早稻田大学加藤一郎实验室研发出第一台以双脚走路的机器人。加藤一郎长期致力于研究仿人机器人,被誉为“仿人机器人之父”。日本专家一向以研发仿人机器人和娱乐机器人的技术见长,后来更进一步,催生出本田公司的ASIMO和索尼公司的QRIO。 索尼公司QRIO机器人

1973年 世界上第一次机器人和小型计算机携手合作,就诞生了美国Cincinnati Milacron公司的机器人T3。 1978年 美国Unimation公司推出通用工业机器人PUMA,这标志着工业机器人技术已经完全成熟。PUMA至今仍然工作在工厂第一线年 英格伯格再推机器人Helpmate,这种机器人能在医院里为病人送饭、送药、送邮件。同年,他还预言:“我要让机器人擦地板,做饭,出去帮我洗车,检查安全”。 1990年 我国著名学者周海中教授在《论机器人》一文中预言:到二十一世纪中叶,纳米机器人将彻底改变人类的劳动和生活方式。 1998年 丹麦乐高公司推出机器人(Mind-storms)套件,让机器人制造变得跟搭积木一样,相对简单又能任意拼装,使机器人开始走入个人世界。 索尼公司AIBO机器人

1999年 日本索尼公司推出犬型机器人爱宝(AIBO),当即销售一空,从此娱乐机器人成为目前机器人迈进普通家庭的途径之一。 2002年 美国iRobot公司推出了吸尘器机器人Roomba,它能避开障碍,自动设计行进路线,还能在电量不足时,自动驶向充电座。Roomba是目前世界上销量最大、最商业化的家用机器人。iRobot公司北京区授权代理商:北京微网智宏科技有限公司。 2006年 6月,微软公司推出Microsoft Robotics Studio,机器人模块化、平台统一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比尔·盖茨预言,家用机器人很快将席卷全球。

其中,1978年 美国Unimation公司推出通用工业机器人PUMA就是你所提问的CRE机器

超越基恩!热那亚小将成五大联赛最年轻进球球员

里卡多

正在进行的意甲第38轮罗马对阵热那亚的比赛中,热那亚小将佩莱格里开场仅仅2分钟就取得进球,这位出生于2001年3月17日的年轻人借此打破昨天帮助尤文打入绝杀球的基恩成为五大联赛历史上进球最年轻的球员。

今天的这场比赛是托蒂的罗马告别战,但佩莱格尼开场2分钟就抢了风头,他推射破门打入个人职业生涯首球,也打破了基恩刚刚创造的五大联赛最年轻进球球员纪录。职业足球最年轻球员

佩莱格里出生于2001年3月17日,此前在意甲有过2次替补出场的经历,今天对阵罗马的比赛是他第一次获得首发机会,他用一粒闪击进球回报了主教练对他的信任。

值得一提的是,在佩莱格里出生之前,今天迎来罗马最后一战的托蒂已经在意甲赛场征战了近9个赛季。

中国职业足球赛场史上最年轻的球员武磊!

武磊,1991年11月19日生于中国南京,中国足球运动员,司职前锋。在2006年在中乙联赛登场时仅为14岁10个月,是中国职业足球赛场史上最年轻的球员。

武磊虽然在国家队屡屡浪费机会,但是在俱乐部还是能大杀四方。一方面俱乐部的埃尔克森,浩克等大牌外援吸引了对手大量兵力,另一方面武球王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能展示出真实水平。有的球迷一直认为武磊面对弱队踢球像梅西,遇上强队就脚软。的确,武球王的心态已经回不来了,就像博格坎普罚丢点球一样,他内心已经畏惧单刀,每次看见单刀就不知道怎么处理。面对首尔也是这样,足球未来巨星所幸在俱乐部他还有机会交给队友处理,在国家队只能一次又一次打飞国人的梦想。

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发现,武磊的助攻数逐年上涨,已经不再是单单的突击型吃饼前锋,助攻能力也大大增强。所以武磊就算不是国内最好的前锋,也是最具实力的前锋。要知道他才26岁,还有5到8年的职业生涯,相信他会越来越好

他的速度和跑位意识一流,确实是一个出色的前锋,但是临门一脚和关键球处理短板,而且拿不住球,护球能力差…很多人喷武磊丢的各种单刀,但是没有武磊的出色跑位跟速度,连单刀机会都没有,这就是他的作用。

综合整体和俱乐部表现来看,武磊不愧于本土射手,而且武磊还年轻些,潜力也高。最重要的是,对俱乐部而言,武磊能进球,这也是球迷最喜欢看到的,进球永远比做球的人容易被看重。职业足球最年轻球员

美国人亲历朝鲜战争:没踏上战场就已处于恐惧中

本文摘自《从西点军校到鸭绿江》,作者:哈里J。梅哈福尔(美),译者:罗丁紫、许志强、马春霞 ,出版: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1945年7月,正值二战结束前夕,1200名紧张而满怀希望的年轻人加入了美国西点军校士官团。四年后的毕业典礼上,我们的人数却只有574名。在这四年中,我们接受了国家所提供的最好的军事教育。

在军校第一年,我们共同经历了严苛训练,共同为军校橄榄球队史上最棒的几支球队呐喊助威,共同为通过理论课程而努力拼搏。最终,我们也如愿以偿,不仅如期获得学位顺利毕业,还获得了一枚永远标记我们是49届西点毕业生的戒指。这些经历使西点军校的校训“责任、荣誉、国家”融入到了我们自身的价值体系中。“同窗”一词也因此别具一番特殊意义,但就其全部意蕴而言,毕业之际的我们尚未彻悟。

至于因何要写这段故事,我也难以说清楚。当然,原因之一在于缅怀那些参加朝鲜战争的 49届西点毕业生,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这场“被遗忘的战争”中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再者,处于一种对卓越的战友、我们的朋友和老师的感激之情,正是他们帮助我们克服了战争中遭遇的种种骇人的挑战。最后,为了重温力图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的一句话“只因它在那里”,有些事情值得书写也只是因为它们曾经发生过,如果无人记录的话,某些事件将会被遗忘,为此所付出的牺牲亦无人理解。

事件的发生真如我所描述的那样吗?在事件发生数年以后,我所能做出的最好回答便是:我相信如此。至少,接下来要讲述的故事,包括我个人的故事,都是如实讲述的。倘若未与实际发生的事件完全切合,那可能是一群毫无经验而经常心存恐惧的军官们根据他们自己的理解来讲述的缘故罢了。

从某种程度上讲,1949年6月7日,当我们从西点军校毕业之时,道格?布什已经是一名传奇式的人物了。二战期间,他离开范德堡大学参军入伍,成为一名18岁的普通士兵。在候补军官学校和伞兵学校完成培训以后,继而跟随美国第82空降师参加海外作战。道格被任命为空降先遣分队的指挥官,提前空降诺曼底,并在接下来的坦克大战中浴血拼搏。后来,他升至陆军中尉,胸前满载着勋章荣耀回国。回国后,他开始准备西点军校的入学考试。

在军校期间,道格一度参加了六项校队体育项目—橄榄球、田径、足球、曲棍球、拳击和体操,其领导才能也获得众人的认可;在军校最后一年,他已是校队队长和连队指挥官。

西点军校毕业后,道格与一位美丽的姑娘卡罗琳?托马斯喜结连理。这样,他看上去似乎已经无所不有,但其心底仍怀有遗憾:由于曾经在步兵团队服过役,其内心更渴望能到空军中大显身手。故此,一周以后,道格与卡罗琳一同启程前往华盛顿寻求转机。接下来的几天中,他悄然拜访五角大楼,递交转岗申请,希望能到空军服役—但这些努力都无济于事。

道格胆识过人,这一点没人怀疑。但他接下来的举动,即便其最好的朋友也为之倒吸一口冷气,因为这需要他拿出比在战斗中还要多的勇气。

弗吉尼亚的迈尔堡(美国第三陆军团驻地)1区是美国陆军参谋长奥马尔?布雷德利的寓所所在地。一天,他家的门铃响起。勤务兵打开门,只见一位身高6尺1、体重200英镑、有着一头深黑色秀发的英俊军官站在门口。

“我是布什中尉,有事求见布雷德利将军。”道格说。经历一番周折,他才被带着去见将军。布雷德利起初因道格的鲁莽行为感到惊讶,不过,这位被称之为“士兵们的将军”不仅幽默风趣,还非常善解人意。告别时,道格已经得到将军的口头命令,答应他转到空军部队,除道格以外,其他6位想调岗的同班学员也获得批准。

一年以后,也就是1950年6月,道格已经成为飞行班筛选出来的极少数接受喷气式战斗机训练的学员之一(没有人怀疑,他会克服空军禁止招募身高6尺1的战斗机飞行员的限制)。

当然,到此时为止,我们班的西点毕业生已分散到全国各地,境况各异。例如,拉尔夫?巴芬顿,在弗吉尼亚的贝沃尔堡完成工兵课程后,与妻子芭芭拉前往加利福尼亚的梅森堡,半路上却又接到了前往美国驻日本第十四工兵营服役的命令。拉尔夫从工程学院毕业时的班级排名是第15名。这并不让人称奇,一直以来他的课业都很优秀,不仅在西点军校期间,在斯坦福德大学的前三个学期也是如此。倘若没有将大量时间花费在他并不怎么擅长的某些训练上的话,无疑拉尔夫在班级里的毕业排名还会更靠前。许多人将他们能继续留在军校归功于拉尔夫的大公无私,这些接受过拉尔夫帮助的人中有全美的后卫球员阿诺德?加利法。

那个月,我正代表诺克斯堡队参加在弗吉尼亚州尤斯特斯堡召开的军队第二届网球锦标赛。以这种方式来结束军队生涯的预备阶段,似乎既适宜又令人愉快。

前一天,我已经在第二轮单打比赛中取胜。因为对手是位中校,我只得保持谨慎,避免沾沾自喜。终究,我们几位行事审慎的陆军少尉没有在中校面前骄傲自大。比赛结束后,那位中校向我道贺并邀请我加入他组织的军官俱乐部。

令人欣慰的是,在军校4年以及在服务学校1年以后,西点军校49届军事学员最终完成学业和训练,开始步入“真正的”军旅生涯。当时,美国还没有空军学院,我们毕业班(加上勇敢无畏的道格?布什)40%的学员加入空军。其余学员在毕业后半年内去了堪萨斯的赖利堡参加陆军参谋课程。去了赖利堡之后,也就到了1950年初,我们开始分开接受专业训练。步兵去了本宁堡,炮兵去了西尔堡,工兵去了贝沃尔堡。我个人一直被委以坦克手的角色(尽管依照传统的说法,这一军队分支仍被称为骑兵队),所以,我去了诺克斯堡的装甲兵学院。

在各个学院的分支训练完毕后,我们的任务命令也发布出来了。有些人将去边防要塞负责卫戍工作,但绝大多数人在一个月后都被派往海外,如德国、巴拿马、夏威夷,我则去了远东地区。

在军官俱乐部的那次宴会上,当我深感荣幸地啜饮昔日的网球对手递上的啤酒时,从广播中听到了惊人的消息:朝鲜军队已经越过三八线进入韩国。我把自己将奉命去日本的消息告诉了那位中校。

“您觉得如何?”我问他,“您认为这次朝鲜事件意味着我将有机会加入战斗吗?”

“你自己想想看吧。战斗应该由像我这样的国防生来应对。把西点军校的少尉送上战场是个愚蠢的决策,这样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尊崇西点军校,自己也渴望毕业于那里—但你们这些西点军校的人才是如此一笔宝贵的财富,委以普通排长的角色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不会的,哈利,毫无疑问,你们终究应做些更为体面的指挥工作。”

他是在尝试着安慰我?抑或自己有一种深层的抵触油然而生?无论如何,我觉得他的话未必正确。因为我知道有太多的西点军人最终在二战中马革裹尸。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也不希望他所言即是。挨枪子的想法并不是好玩的,但另一方面,我在西点军校、赖利堡、诺克斯所接受的训练又有何用?

6月28日,韩国首都汉城* 已经沦陷。两天后,杜鲁门总统在安理会的同意下,授权麦克阿瑟将军率领美军反击敌人的进攻。不管身在何处,西点军校49届学员在接到前往远东赴任的命令后都感到既兴奋又恐惧。尽管不少49届学员在军校之前已经在二战中服过役,但只有少数人亲眼目睹过战斗。现在,正像美国内战期间的士兵所经常说的那样,我们就要“见一见世面了”。

7月1日,史密斯特遣部队已经进入韩国,这支特遣部队由21步兵团抽调出的一个营和 52军区抽调出的一个炮兵队组成。4天后,他们在水原地区附近遭到敌人袭击,被迫撤退。此时的形势已经很明了,仅仅靠美国来炫耀武力已无济于事。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包括美国第24师剩余部队在内的其他美国军队也陆续进入韩国。然而,遗憾的是,这些“业余”军队力量薄弱,装备陈旧,训练不足。美国在韩国的军事力量不断得到加强,战事却愈加恶化。史密斯特遣队被朝鲜的坦克和蜂拥而来的步兵团团包围。阵地一个接一个丢失,人员伤亡亦不断攀升,“撤退”一词已经成为美国步兵的常用语汇。

在网球锦标赛四分之一决赛遭淘汰以后,我便去新泽西度假。这次假期对于我和妻子珍妮以及我们两个月大的女儿来说太过短暂。一天傍晚,为了好好放松一下,珍妮和我准备去看一场百老汇歌剧—卡罗尔?钱宁出演的《绅士爱美女》。当我们离开剧场时,发现街头报纸都以头条新闻报道美国驻韩国高级长官第24师少将迪恩在韩国南部城市大田失踪的事件。

很快,我就要去离西雅图不远的劳顿堡军事基地,这是我前往日本的第一站。珍妮和她的家人将我送到机场。飞机即将起飞时,我们挥手道别,满怀悲伤和忧惧,不晓得即将面临何种遭遇,也不晓得我们何时才能再次团聚。透过机窗,我看到珍妮站在门口。她开始大哭起来。

类似的别离场景正出现于全国各地。比尔?穆尔接到命令与拉尔夫?巴芬顿前往同一工兵营,他在伊利诺伊州的斯普林菲尔德度假时获知朝鲜进入韩国的消息。像我们当中的许多人一样,他也以为这将是一场短暂的战争。他随车准备了捕鱼器具、高尔夫球棒,原本打算前往加利福尼亚继续度假。当时,比尔?马斯伦德离开北卡罗莱纳前往威斯康辛与其西点军校时的室友罗杰?库尔曼聚会。之后,二人同去西雅图旅游。与此同时,拉尔夫与妻子芭芭拉?巴芬顿已经提前启程,并于7月8日到达横滨。

此时的本宁堡军事基地,步兵营的同窗们接到前往夏威夷或日本的命令后也开始启程飞往西海岸。塞西尔?纽曼是一个瘦小、苗条的德克萨斯州人,曾经在二战中获得步兵战斗勋章,因拥有一部16毫米的相机和1卷彩色胶片而洋洋自得。他接到指令要前往旧金山服役。他抱着幼小的女儿拍照完毕后,妻子坚持让他带上相机以记录他的旅程。包括肯尼?米勒在内的许多西点同窗们为了加入空降学院,都自愿放弃部分休假。在进入空降学院之前,肯尼与巴内?卡明斯、考特?戴维斯、迪克?斯托弗回到肯尼在北卡罗莱纳州康考德镇的家中小聚,并为同窗查克?斯皮戴尔的婚礼做迎宾员。在空降学院培训完毕后,斯托弗和斯皮戴尔启程前往欧洲,其他三人则前往远东。

步兵营的老兄厄尼?德纳姆和迈克?沃兹沃斯由于他们的妻子临产在即,上级允许其推迟前往远东。他们将在本宁堡军事基地以指导员身份暂留一段时间。

杰克?麦迪逊在空降学院培训完毕后,首先在查尔斯顿的西特戴尔军校度假一段时间,他的父亲是这所军校的校长。接下来,在去往西海岸的路上,他在芝加哥偶然遇见了比尔?威尔伯,二人结伴而行前往西雅图。杰克要去劳顿堡军事基地报到,他在等船的间隙顺便去了趟刘易斯堡基地看望一位女孩阿登?亨尼西。女孩的父亲亨尼西上校也已经和他的炮兵部队启程奔赴远东。

当时,海斯?梅茨格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哈密尔顿基地,他正坐在去往机场的大巴上,即将飞往德国。最后一刻,海斯被人从大巴上拉了下来,告知指令发生变化。接下来,他将前往北卡罗莱纳刚刚投入使用的空降基地报到。尽管还需要一段时间,他最终还是去了朝鲜战场。

朝鲜战争爆发时,克莱?白金汉曾写信给战事部门询问其所接到的指令由德国改为朝鲜的相关事宜。由于没有得到答复,克莱便准备带着他的高尔夫球棒和网球拍回到新泽西的迪克斯堡基地。他已经安排好行李托运,却突然接到新的命令,要前往加利福尼亚的特拉维斯空军基地报到并乘船去远东。

与此同时,49届西点学员卢?鲍曼刚刚从空军转到陆军部队。临近毕业时,卢选择加入空军,这样他可以成为一名飞行员。当他在飞行学院遭到淘汰以后又请求回到陆军部队。朝鲜战争爆发时,他的申请已经得到许可。不久,他便成为一名步兵少尉,并接到指令要去日本服役。

在劳顿堡基地,来自各个军事学院的学员重新聚在一起,不仅包括西点军校的学员,也包括通过后备军官培训团获得正规部队授权的学员。我们都刚毕业才一年,对于那些善于搞校园恶作剧的人来说仍然有大显身手的机会,其中,一位后备军官团的毕业生就选中了一名刚刚来服役的牙医,拿其开起涮来。

“哦,当然!这很可能是因为你有一块副牌。一个表明你在场,另一个表明你在开小差。你最好去问问发牌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按照吩咐去做了,认真地从一个办公室咨询到另一办公室,后来才发觉自己被开涮了。

我的名字出现在即将乘飞机出发的名单上面,能摆脱在劳顿基地那种急切等待的煎熬,我很高兴。命令显示,与我一起乘飞机出发的有35名士兵和另外两名军官,出于某种原因我被指定为负责长官,但那两名军官中的任何一人都比我的级别高。

比彻?布莱恩也在此时乘船启程,根据他母亲的关系,他和《汤姆叔叔的小木屋》的作者哈丽雅特?比彻?斯托还能攀上亲戚。他写信给父母说自己和乔治?托同搭一架飞机。比彻与乔治自从上小学时就认识了,当时他们的父亲都被派驻菲律宾,多年来两家一直保持联系。

我打好包,按照指引前往机场报到。一名准尉负责点名。在他后面是一位年轻的下士,他可能乘船去过美国的一些地方,打断准尉问了一个问题。准尉转向他,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看,伙计,这些人都是赶路去朝鲜的。你也想加入他们的行列吗?”

“不,长官!”那位下士咧嘴笑着跳了回去。他绝不愿意被捉入我们这个不幸者的群体中!我们相视一笑,却不晓得到底有何好笑之处。

机场上的军机C-54在等着我们,经历了二战的洗礼,它们显得有些陈旧,却依然坚固。我们小组登上第一架飞机,每人带着自己的粗呢布包裹,上机后将其放在机舱的中轴线上。我们背靠机舱的窗户坐了下来,罩着帆布外套的座椅排放在机舱的两侧。下一站:阿拉斯加。

一小时接一小时过去了,我们的飞机在单调而壮丽的景观中嗡嗡飞过绵延至天际的林海。当我们到达安克雷奇城以外的埃尔曼多夫空军基地时已是傍晚时间,阿拉斯加却依然是大白天。

第二天清早,我们向西飞过阿留申群岛,但两三个小时以后又返回埃尔曼多夫基地。空勤队长告诉我:“我们的液压系统出了点问题,看上去我们只能在安克雷奇多待一个晚上了。”

第三天早上,我们乘坐另一架飞机开始跨越一片灰白色的结冰水域,这是一段漫长而单调的飞行。机务人员包括一名中校机长,两名队长,一名中尉,两名警卫官。那名中尉是西点军校48届毕业生,他说我们将在基斯卡岛过夜,明天一大早起飞前往漫长旅途的最后一站日本。

基斯卡岛的军事基地暴露在寒风中,毫无树木遮挡,凄凉一片,让人禁不住对驻扎在这里的士兵表示同情。那天晚上,我睡在一名海军中尉的营房中,他屋里有一份数天前的《星条旗报》,但从上面能获知一些信息,美国在朝鲜的锦江防线被敌军突破,朝鲜在苏联T-34坦克的掩护下继续向南部发起进攻。

我们在黎明破晓时分起飞。那名海军中尉在他温暖的床铺上向我道别问好,看到其他人都离开小岛奔赴战场,他似乎有些失落。在某种程度上,我嫉妒他的安全,但我一点也不羡慕他所驻留的基斯卡岛。

飞机起飞后,负责空勤的中尉告知,我们将经历一整天的飞行。再过4到5个小时,我们就会到达阿留申群岛的末端舍姆亚岛,在此短暂停留以补给燃油,然后再飞行10个小时到达东京。

“我会向飞行员咨询一下。”他回答。接下来,我们在舍姆亚岛降落,这是一个在北冰洋上隆起的荒凉而丑陋的岛屿。飞机停在距离周围建筑物很远的地方,我们从机舱中走出来。空勤人员告诉我,飞机加油时他们将去基地操作间,让我告知其他人不要远离飞机。我再次提到午餐,但他们说没时间用餐,也没有提前告知基地人员准备盒饭。对他们来说,我的请求似乎毫无重要性。

当一辆吉普车驶过飞机时,有人要求提供餐食。基地的司务长是一名风度翩翩的中尉。他对我们说:“这些人是来用餐的吗?我们都乐意为他们提供服务。”

“不是的,”我说,“他们告诉我用餐的话将花费两个小时,我们不会在地面停留那么长时间。”

“好吧,如果你们想就餐的话,我们可以用更短的时间来完成。你们还有多长时间?”

“中尉,我能借用你的吉普车吗?我想去问个究竟。”他的司机带我去了基地操作间,这是一座低矮的灰色活动房,里面并没有空勤人员的影子。

“我想,要等空勤人员用餐完毕吧。他们去了自助食堂。”操作间的警卫告诉我。

隔壁就是自助食堂,空勤人员刚刚点完餐。“中校,世界恐惧朝鲜战争”我问机长,“我可以带我们的人来食堂用餐吗?基地人员已准备为他们提供午餐。”

空勤队长坐在桌旁,用一种不太亲切的口吻说:“当然,中尉,即便你们饿了也不能成为我们耽搁的理由。拉把椅子和我们一起入座吧。”

我只是怒视着他,然后,将目光扫过所有空勤人员,盯着那位西点军校毕业的中尉。他自然比我更加知趣,两只眼睛一直看着盘子。

“45分钟后我可以给您送过来!”他说。我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知另外两名军官,让我气恼的是,他们并没有像我这样表示反感。对我而言,照顾好队伍,特别是自己带的队伍(这是我第一次带队)已经变得至关重要。

“好了,中尉。现在让所有士兵们都各就各位吧。”空勤人员对我说着进了机舱。我什么也没有说。

“很抱歉,中尉。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以避免在日本遭遇恶劣天气。中校希望所有的人都回到机舱。”

我焦急万分,士兵们三五成群地站在飞机旁,他们自然明了发生了什么。“队长,我想我们应该等他们送午餐来。”

一名警卫官大喊:“中尉,你告诉他。”那位队长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他返回机舱与机长商议。

“或许,我应该提醒他,无论级别大小,当飞机在空中时,一切服从机长安排。但当部队在地面时,一切听从地面部队的高级长官。”尽管口里说着,但我意识到,将一名少尉(指自己)说成“地面部队的高级长官”是多么滑稽可笑。

突然这时,基地食堂的卡车运着盒饭来了。战友们欢呼起来。对我而言,卡车就像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前来营救的骑兵队。午餐分发完毕,我们迅速登机起飞。结果,东京因天气恶劣而停航,但我们距离那里还很远。

我们在日本本州北部的三泽军事基地降落,在那里度过一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克阿瑟第二天起飞前往东京周边的羽田机场。卡车将我们从羽田机场运送到德雷克军营,这里曾经是第一装甲团的驻地,兵团前不久被调往韩国。

在德雷克军营,暂时驻留的军官们被安排在一个大型体育馆中。体育馆里排满了一列列铁架床,我们的行李放在床下或一侧。体育馆成为西点49届毕业生再次团聚的场所,眼下有25名或更多的同窗在这里。军官俱乐部是人们讨论的主要话题,这里原来为第一装甲团准备的酒水正在打折处理:5美分可以来一杯啤酒,10美分可以来一杯混合饮料或威士忌。

那天下午,我们上交了从国内带来的行李包和寄存的所有物件。(我带了一支网球拍,带着它一直横跨太平洋,着实让我感到难为情。)接下来,我们去装备仓库领取了露营设备—头盔、雨衣、水壶,武器等。

那天晚些时候,我们中的第一分队已准备启程离开。我与比彻-布莱恩、罗杰-法伊夫以及塞西尔-纽曼交谈了很长时间,他们都将前往第一装甲团报道。塞西尔将他的相机和胶卷寄回家,其中,第一张便是他抱着幼小女儿的照片,现在又增加了旧金山和夏威夷的风景照。塞西尔说:“想想看,我似乎是我们班第一个听到愤怒枪声的人。”*

说出“愤怒的枪声”这一俗语再自然不过了。可大家还很难接受这已经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们在谈话时不得不尽量说得不那么具有戏剧性。莱斯利?柯克和我甚至以此开玩笑,柯克建议我们写信给自己的妻子说:“亲爱的,我们的部队黎明起航。”

柯克是我另一位长期相处的好友。在西点军校的预科阶段,我与他一起在宾夕法尼亚州伊斯顿的拉斐特学院学习。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当柯克从意大利空降部队服役归来已经是位小头目时,而我们还过着周末外出饮酒或与伊斯顿的女孩约会的生活。

同时离开的还有比尔-穆尔,他原打算去第14工兵营报到,却接到前往日本军营报到的命令。但当他到达日本后发现,包括好友拉尔夫-巴芬顿在内的整个工兵营已经提前3周于7月12号调往朝鲜。

一天傍晚,汤姆-帕尔上尉以及其他两人邀请我加入他们去东京的短途旅行。“但是按规定我们不能离开德雷克军营”,我表示反对。

“喂,老兄,”汤姆说,“你是少尉,即将参加战斗,他们能拿你怎么样?”这是一个颇具说服力的理由。我们偷偷地溜走,一到东京,便决定去富丽堂皇的总部军官俱乐部,只是被一位彬彬有礼但非常坚定的日本管理者拦在门外,他明确告知我们,这是高级军官来的地方。此刻,俱乐部的经理,一位谦和而威严的退休军官,也是西点军校17届毕业生,走上前来为我们说情。他不仅允许我们进入,当得知我们即将赶赴韩国时,他坚持要自己做东来宴请我们。这是一个温和的夏夜,餐桌摆放在设有精致露台的花园里。日本舞蹈乐队所编排和表演的格林?米勒达到了完美的境地。餐桌上有牛排、葡萄酒,每一个座位后面都站着一名服务人员。我们的主人力图使我们度过一个难忘的夏夜。接下来,我们便返回德雷克军营,路上所搭的一辆烧炭小汽车搅乱了今晚的愉快氛围,因为它每到一个斜坡便咔咔地停下来。

第二天,我们乘火车去了佐世保,这是一个位于九州西海岸的军事基地。对于初次来远东的人来说,透过车窗所看到的景致简直美不胜收,非常迷人。不过,倘若我们没有阅读《星条旗报》的话,我们的旅途或许会更加愉快。

“盖恩-华尔克说,坚持还是死亡。”《星条旗报》头版头条就这样呐喊。我们从头版头条获知,美国军队已经撤退到洛东江沿线,这是我们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这道防线被攻破,正如华尔克将军所言:“我们将会经历美国人所见过的最糟糕的屠杀。”对于我们这些匆忙赶路的部队来说,这条新闻并没有多少吸引力。

我们的火车整夜都在前行,穿过了连接本州和九州的隧道,第二天到达佐世保。这时,我们才知道当晚就要乘船出发。我同其他一些人去了法律援助办公室,在那里填写了遗嘱和证明。在当时的情境下,这种做法是非常现实的。接下来,我询问服务俱乐部周边是否有一位天主教牧师,以便让他聆听我的祈祷和忏悔。

“这里没有随军牧师,”他们说,“不过,佐世保有位欧洲的传教牧师。我们将试图把他请来。”大约下午5点钟,我们大约有四五百人登上了古老破旧、已被风雨剥蚀的日本“吉羽”号货轮。

当我登上甲板时,传教士出现了。他骑着自行车,身上的法衣被磨破了,在微风中肆意飘动。这位神父登上了甲板,聆听了我的忏悔,用温和而理解的神态与我聊了一会,甚至许诺会写信给我的妻子。

货轮出发时有些晚点。我们先是沿着海岸线向北行驶了一段时间,后来转向西航行,横渡对马海峡,直奔韩国。

广播中播出一则消息,我们从中获知,7点30分一位新教牧师将在主舱内为大家做礼拜。我早去了几分钟,那位牧师知道我是天主教徒后表示非常欢迎我的到来,但他同时建议我为其他天主教徒举行一个祷告仪式。但在没有牧师的情况下我们如何做礼拜?无论如何,我将此事告诉了一位工作人员,他说他会广播通知,召集天主教徒8点半集合。

在新教徒的礼拜仪式上,我们一起祷告和唱圣歌,接下来牧师发表了一番低调的演说,在我看来,他说的正切主题。他一开始便承认,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处于恐惧之中。

“且看看你的周围,”他说,“设想一下,倘若你们这周不是作为一名美国公民奔赴战场,而是作为一名的朝鲜人民,你们将如何与在这个房间里看到的人相互对抗—他们训练有素、英勇无畏,他们有美国的财富和权力作为强大后盾!想一下朝鲜的形势,倘若你们愿意,就进一步想一下谁应该感到恐惧”至少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主题,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宽慰人心。

新教的礼拜刚结束,天主教徒便开始集合,总共大约有50人。我自觉地承担起组织者的角色,说了几句话,尽可能地重复新教牧师的演说主题。在我的提议下,大家一起朗诵玫瑰经。我们临时性的祷告似乎与诵经的内容相吻合。特别是“散兵坑里没有无神论者”这一句与我们那晚在“吉羽”号货轮上的氛围再贴切不过了。

美国十位五星上将祖籍都是哪?是哪个国家的移民?比如艾森豪威尔的祖籍是德国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约翰·约瑟夫·潘兴(John Joseph Pershing),绰号:黑桃杰克,生卒年:1860.9.13—1948.7.15。出生地:密苏里州林恩县拉克利德镇,逝世地: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市华耳特里德医院,安葬地: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市阿灵顿国家公墓;学校:美国陆军军官学校(西点军校),职务:美国欧洲远征军司令、陆军参谋长,军衔:陆军超级五星上将(General of the Armies);夫人:华伦;参战经历:1898年入侵古巴,1916年入侵墨西哥,1918年圣米耶勒战役等;著作:《我在世界大战中的经历》、《最后的报告》;名言:“这场战争是以无私无畏的英勇不屈和坚韧不拔的精神进行的,这种精神是取得最终胜利所必须的。”

乔治·卡特利特·马歇尔(George Catlett Marshall),生卒年:1880.12.31—1959.10.16;出生地:宾夕法尼亚州尤宁顿镇,逝世地:弗吉尼亚州沃尔特-里德医院,安葬地:弗吉尼亚州迈尔堡;学校:弗吉尼亚军事学院;职务:陆军参谋长、美国国务卿、国防部长;军衔:陆军五星上将(General of theArmy);夫人:伊莉沙白-科尔斯-卡特、凯瑟琳-布朗;著作:《马歇尔报告》;名言:“真正的伟大的将领能够克服一切困难;战斗,战役无非是一系列克服的困难而已。一个真正的将领不论困难如何艰苦,都能够展现才华,转败为胜。”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gur),生卒年:1880.1.26——1964.4.3;出生地:阿肯色州小石城,逝世地:加里福尼亚州旧金山市瓦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安葬地:德克萨斯州小石城;学校:美国陆军军官学校(西点军校);职务:西点军校校长、驻菲美军总司令、太平洋西南战区司令、太平洋盟军总司令、“联合国军”总司令;军衔:陆军五星上将(Gemeral Of the Army);夫人:路易斯-布鲁克斯、琼-费尔克洛斯;著作:《往事的回忆》。

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Dwightd Danid Eisenhower),生卒年:1890.10.14—1969.3.28;出生地:德克萨斯州丹尼森市,逝世地:堪萨斯州葛底斯堡弗农山农场,安葬地:堪萨斯州阿比林城;学校:美国陆军军官学校(西点军校);职务:欧洲盟军远征军总司令、陆军参谋长、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事委员会主席、美国第34届总统;军衔:陆军五星上将(Gemeral Of the Army);夫人:玛丽-吉瓦尼-杜德;著作:《远征欧洲》、《受命变革》、《缔造和平》、《悠闲的话》;名言:“我不能容忍那些把一切与他们见解不同的人都称作的极右分子,我也不能容忍那些高呼我们其余的人都是残酷的贪财牟利之徒的极右分子。”

亨利·哈利·阿诺德(Henry Harley Arnold),绰号:快乐的阿诺德,生卒年:1886.6.25—1950.1.15;出生地:宾夕法尼亚州格拉得温,逝世地:加里福尼亚州索诺玛市,安葬地:加里福尼亚州索诺玛市;学校:美国陆军军官学校(西点军校);职务:陆军航空兵司令、陆军副总参谋长、陆军航空队司令;军衔:空军五星上将(General of the Air Force);夫人:埃利诺-A-普尔;著作:《全球使命》、《空战》;名言:“卓越的研究工作是保卫国家安全所需的空军的第一要素。”

威廉·丹尼尔·莱希(Willian Daniel Leahy),生卒年:1875.5.6—1959.7.20;出生地:艾奥瓦州汉普顿市,逝世地:马里兰州贝赛斯达市,安葬地:马里兰州贝赛斯达市;学校: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职务:海军作战部长、武装部队总司令参谋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军衔:海军五星上将(Fleer Admiral);著作:《身临其境》。

欧内斯特·约瑟夫·金(Ernest Joseph King),生卒年:1878.11.23—1956.6.25;出生地:俄亥俄州洛雷恩市,逝世地:新罕布什尔州朴茨茅斯市;安葬地:新罕布什尔州朴茨茅斯市;学校: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职务:大西洋舰队司令、海军总司令、海军作战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英美联合司令部成员;军衔:海军五星上将(Fleet Admiral);夫人:玛蒂;著作《1941—1945年战争中的美国海军(向海军部队的正式报告)》、《金*海军五星上将》;名言:“通向胜利的道路是漫长的,日子将是艰苦的。我们要尽已所有作出最大的努力。我们必须尽快拥有大批军舰和飞机,然后我们大举反击,最终赢得胜利。”

切斯特·威廉·尼米兹(Chester Williaam Limitz),生卒年:1885.2.24—1966.2.24;出生地:德克萨斯州弗雷德里克堡;逝世地:加里福尼亚州伯克利市;安葬地:加里福尼亚州伯克利国家公墓;学校: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职务:海军人事局局长、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兼太平洋战区总司令、海军作战部长;军衔:海军五星上将(Fleet Admiral);夫人:凯瑟琳-弗里曼;著作:《海上力量:海军史》、《太平洋的胜利:海军的抗日战争》;名言:“我不赞成先发制人的战争。我相信只要存在任何成功的希望,美国五星上将排名就必须运用外交手段。和平是可以获得的,只要我们具有勇气、耐心和才智。”

小威廉·弗雷德里克·哈尔西(William Frederick Halsey),绰号:蛮牛,生卒年:1882.10.30—1959.8.16;出生地:新泽西州伊莉沙白市;逝世地:加里福尼亚州旧金山市;安葬地:加里福尼亚州旧金山市;学校: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职务:太平洋舰队航母特混舰队司令、南太平洋战区最高司令、第3舰队司令;军衔:海军五星上将(Fleet Admiral);夫人:弗朗西丝-库克-格兰迪;著作:《哈尔西海军上将的故事》。

2013-06-13展开全部1.约翰·约瑟夫·潘兴(1860.9.13——1948.7.15)1919年晋升为陆军五星上将,是美军历史上第一位五星上将。

2.道格拉斯·麦克阿瑟(1880.1.26——1964.4.5)1944年晋升为陆军五星上将。

3.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1890.10.14——1969. 3.28)1944年晋升为陆军五星上将。

4.乔治·卡特利特·马歇尔(1880.12.31——1959. 10.16)1944年晋升为陆军五星上将。

5.奥马尔·纳尔逊·布莱德雷(1893.2.12——1981)1950年晋升为陆军五星上将。

6.威廉·丹尼尔·莱希(1875.5.6——1959.7.20)1944年晋升为海军五星上将。

7.欧内斯特·约瑟夫·金(1878.11.23——1956.6.25)1944年晋升为海军五星上将。

8.切斯特·威廉·尼米兹(1885.2.24——1966.2.20)1944年晋升为海军五星上将。

9.哈尔西(1882.10.30——1959.8.16)1945年12月晋升为海军五星上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克阿瑟

麦卡锡同学一时爽终究会全家火葬场的是什么意思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麦卡锡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那兔里,科学鹰说的意思是这个骗子肯定会把自己害的家破人亡的。米粒家有大量的实验室和实验条件,最重要的是当时的钱学森所代表的华裔科学兔以及他们背后的关系网对米粒家实在是太重要了(战略核武最重要的就是科研人员力量的储备及传承,参见曼哈顿计划及流落中苏边境的毛熊专家归宿)但怀着报效祖国的愿望和信仰,同时米粒家的非族政策(指种族歧视和排华思想)以及扩张政策也是留学兔们所反对的,所以众多留学兔排队急着回国。当然,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白头鹰为了一己之私不惜非法扣留大伙,后来是总理兔亲自在某内瓦把这些事情大白于天下,大家才能回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卡锡

1960年麦卡锡著作的基础市场学提出市场营销组合的4Ps理论是什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worldwisenews.com/,麦卡锡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4P营销理论被归结为四个基本策略的组合,即产品(Product)、价格(Price)、渠道(Place)、宣传(Promotion),由于这四个词的英文字头都是P,再加上策略(Strategy),所以简称为“4P’s”。

4P营销理论(The Marketing Theory of 4Ps),4P理论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随着营销组合理论的提出而出现的。1953年,尼尔·博登(NeilBorden)在美国市场营销学会的就职演说中创造了“市场营销组合”(Marketingmix)这一术语,其意是指市场需求或多或少的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所谓“营销变量”或“营销要素”的影响。

1967年,菲利普·科特勒在其畅销书《营销管理:分析、规划与控制》第一版进一步确认了以4Ps为核心的营销组合方法,即:

根据不同的市场定位,制定不同的价格策略,产品的定价依据是企业的品牌战略,注重品牌的含金量。麦卡锡

企业并不直接面对消费者,而是注重经销商的培育和销售网络的建立,企业与消费者的联系是通过分销商来进行的。

Promotion应当是包括品牌宣传(广告)、公关、促销等一系列的营销行为。

展开全部4P理论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随着营销组合理论的提出而出现的。1953年,尼尔·博登(Neil Borden)在美国市场营销学会的就职演说中创造了“市场营销组合”(Marketing mix)这一术语,其意是指市场需求或多或少的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所谓“营销变量”或“营销要素”的影响。为了寻求一定的市场反应,企业要对这些要素进行有效的组合,从而满足市场需求,获得最大利润。营销组合实际上有几十个要素(博登提出的市场营销组合原本就包括12个要素),杰罗姆·麦卡锡(McCarthy)于1960年在其《基础营销》(Basic Marketing)一书中将这些要素一般地概括为4类:产品(Product)、价格(Price)、渠道(Place)、促销(Promotion),即著名的4Ps。1967年,菲利普·科特勒在其畅销书《营销管理:分析、规划与控制》第一版进一步确认了以4Ps为核心的营销组合方法,即:

产品(Product):注重开发的功能,要求产品有独特的卖点,把产品的功能诉求放在第一位。

价格 (Price): 根据不同的市场定位,制定不同的价格策略,产品的定价依据是企业的品牌战略,注重品牌的含金量。

分销 (Place): 企业并不直接面对消费者,而是注重经销商的培育和销售网络的建立,企业与消费者的联系是通过分销商来进行的。

促销(Promotion):企业注重销售行为的改变来刺激消费者,以短期的行为(如让利,买一送一,营销现场气氛等等)促成消费的增长,吸引其他品牌的消费者或导致提前消费来促进销售的增长。

4Ps的提出奠定了管理营销的基础理论框架。该理论以单个企业作为分析单位,认为影响企业营销活动效果的因素有两种:

一种是企业不能够控制的,如政治、法律、经济、人文、地理等环境因素,称之为不可控因素,这也是企业所面临的外部环境;

一种是企业可以控制的,如生产、定价、分销、促销等营销因素,称之为企业可控因素。企业营销活动的实质是一个利用内部可控因素适应外部环境的过程,即通过对产品、价格、分销、促销的计划和实施,对外部不可控因素做出积极动态的反应,从而促成交易的实现和满足个人与组织的目标,用科特勒的话说就是“如果公司生产出适当的产品,定出适当的价格,利用适当的分销渠道,并辅之以适当的促销活动,那么该公司就会获得成功”(科特勒,2001)。所以市场营销活动的核心就在于制定并实施有效的市场营销组合

此模型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它把企业营销活动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经济现象,概括为三个圆圈,把企业营销过程中可以利用的成千上万的因素概括成四个大的因素,即4Ps理论——产品、价格、分销和促销,的确非常简明、易于把握。得益于这一优势,它不径而走,很快成为营销界和营销实践者普遍接受的一个营销组合模型。